前GSK中国区研发总裁臧敬五:重视源头创新能力,研发真正“自主”的创新药

前GSK中国区研发总裁臧敬五:重视源头创新能力,研发真正“自主”的创新药

前GSK中国区研发总裁臧敬五:重视源头创新能力,研发真正“自主”的创新药

前GSK中国区研发总裁臧敬五:重视源头创新能力,研发真正“自主”的创新药

关于臧敬五

臧敬五简介:免疫学博士,医学博士,GSK高级副总裁、GSK中国研发中心总裁,主持组建了GSK中国研发中心。2013年,臧敬五离开GSK,随后加入先声药业,任先声药业首席科学官,同时任先声旗下百家汇平台的负责人,负责创新药物项目的评估、筛选等工作。现天境生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新药创制专项走过十载,推动着我国医药产业由仿制到创新的转型升级。但当前我国新药研发总体是在国外发现的作用机制、靶点基础上“跟跑”出来的。而在缺乏创新链前端探索能力的语境下谈新药研发,终究算不得“自主”。

天境生物是国内专注于肿瘤免疫和自身免疫疾病治疗领域的生物创新药研发公司,其创始人臧敬五博士(前GSK中国区研发总裁)对创新的定义要求非常高。藏敬五(前前GSK中国区研发总裁)博士曾表示,与发达国家先进水平相比,我国新药研发仍有很大差距,靶点是新药研发的基础,我国的创新药真要有所突破,就要从发现靶点做起。如果没有先发优势,市场销售与先行者的差距是巨大的。因此还是要多做靶点,相比之下,中国的新药研制,才开始十多年,不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期积累。

面对国外没有、原创度高的新药,惯性思维让国内研发人员显得“不自信”,即便实验很完美,给出了大量实验数据,证明了药物的安全性很好,也会因为没有先例可循,而变得格外谨慎,因此更需要对国产创新药的包容支持的环境。

没有原创新药,医药产业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便无从谈起,藏敬五(前GSK中国区研发总裁)博士坦言,新药研发有其特殊规律性,不是每一个新靶点都能筛选出有效的化合物,且新化合物成药的概率非常低。而需要把发现的新靶点、新机制,转化成药学领域的新应用,就被称为转化医学。臧敬五博士回国在上海的研究所任职期间,充分发挥了其在美国及欧洲的基础研究及临床应用的管理经验,结合当时国内转化医学研究相对薄弱,基础科学和临床研究脱节的现状,在科研体制创新,特别是转化医学方面做了开拓性的工作。

源头创新能力是医药产业发展的内在动力,国产创新药的突破还得从寻找靶点做起,同时结合转化医学概念,才能研发出真正“自主”的创新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