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转》访前GSK高管臧敬五:打造没有围墙的新药研发平台

回顾-《转》访前GSK高管臧敬五:打造没有围墙的新药研发平台

回顾-《转》访前GSK高管臧敬五:打造没有围墙的新药研发平台

回顾-《转》访前GSK高管臧敬五:打造没有围墙的新药研发平台

臧敬五简介:免疫学博士,医学博士,GSK高级副总裁、GSK中国研发中心总裁,主持组建了GSK中国研发中心。2013年,臧敬五离开GSK,随后加入先声药业,任先声药业首席科学官,同时任先声旗下百家汇平台的负责人,负责创新药物项目的评估、筛选等工作。现天境生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回顾】百家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臧敬五博士接受了《转化医学网》的品牌专访栏目《转》访的采访,谈了他对转化医学的见地。在此,我们转载《转》访的报道,供百家汇的小伙伴们了解(顺便多读读这句练习下绕口令)。

报道全文如下:

在大拇指广场的咖啡厅等候臧总,他一进大门,我们就认出了彼此,虽然从未谋面,但由于有沟通的的基础,所以很快就聊得十分深入。

打造没有围墙的创新药物研发平台–百家汇转化医学网:百家汇项目是一个很特殊的平台,有别于政府搞的孵化器,能先给我们介绍下百家汇项目的基本情况吗?

臧敬五:百家汇区别于其他孵化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先声药业这样的创新药企业和产业资本来做药物研发的开放式平台具有很大的优势。政府办孵化器,提供空间和部分启动资金,但缺乏制药平台和推进项目的能力。而先声药业原来的创新药研发平台,现在全部都在百家汇。我们有抗体制备和中试平台、临床前评价中心、临床部、疫苗中心、重组蛋白平台等六个制药平台,我们很清楚如何把临床前的项目推到一期临床和二期临床,最终帮助成功的项目找到产业化出路。百家汇投资项目基本上排除了临床前风险,都是着重如何提高临床开发的成功率,特别需要转化医学的理念。中国做创新药的历史很短,一般的制药企业都是做仿制药的理念,多考虑制药质量的问题。那么现在做创新药,马上就发现要验证临床安全的复杂性以及怎么有效地证明临床疗效的问题,百家汇的平台就可以帮助他们解决这些创新药研发的瓶颈问题。

转化医学网:已经入驻百家汇的企业有哪些类型?

臧敬五:百家汇平台里有两类公司。一类就是刚刚讲的百家汇投资的创新药公司,我们大概每年会投资10-12个公司。还有一类就是早期创业公司,还没到投资的阶段,但我们看重它们的发展潜力,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平台来支持小公司创业,与百家汇共同成长。今年这二类公司我们共做了近50家,分布在三个园区。南京百家汇园区是总部;上海百家汇正在扩建;还有一个在天津。上海和南京主要做创新药,天津主要做医疗器械。

组建30亿人民币的创投基金用于发掘和转化全球创新项目转化医学网:百家汇目前的运作流程是怎样的?

臧敬五:第一步是认识创新项目:创新药研发风险极高,失败多是必然的,成功却是偶然的。我们主要聚焦在已经过7-8年的研究,马上要进入临床试验的项目进行评估,评估以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第二步就是投资。我们正在组建一个30亿人民币的基金,今年1月份以来已经评估了全球大于350多个项目,它们来自美国、欧盟、加拿大、以色列和中国,其中一半以上是美国的项目。

第三步是推进项目的临床试验。我们在百家汇的平台上形成合资公司,把基金投到这些项目上,在中国申报临床,进行临床试验,使创新药项目在中国开花结果。

所以百家汇开放性平台实际就是三步:发现创新、投资创新、把创新真正变成创新药物。

转化医学让新药研发减少“赌博“的成份转化医学网:那么现在南京转化医学中心的运作理念是怎样的呢?

臧敬五:百家汇的转化医学中心是由四个平台构成的。第一个平台是筛查疾病相关基因,从中找出与药物靶点相关的调控通路的关键点和生物标记物(Biomarker)。第二个平台是用动物模型来验证生物标记物,并确定肿瘤适应症。同时我们在建立从患者血液中捕获肿瘤细胞的技术,在动物体内验证的同时也在病人细胞样本上验证。第三个平台是建立检测手段及工具,形成试剂盒,跟着药品的临床试验流程走,最后随药物一起报批。第四个平台是将以上三个平台的所有数据整合起来,设计临床实验。一期临床之前,我们要做0期临床试验,受试病人是经过筛选的某种适应症并带有某种特定基因突变的病人,我们通过检测biomarker的表达水平,来看化合物的效果。再用这个实验结果设计后续一期二期临床试验,这样到达三期临床时,就会减少赌博的成份。我认为转化医学在制药领域最关键的作用就是使创新药到达三期临床时,风险已大大降低。这样可以节省很多资源和时间,提高创新药的成功率。

企业转化医学不同于学术界转化医学转化医学网:企业转化医学与学术界转化医学的区别是什么?

臧敬五:企业主导的转化医学跟学术界研究型的转化医学不一样。学术界是把临床的问题转化成科学问题,提出科学假设,通过研究验证之后发表结果,以期望解决临床问题。但通常都比较难以解决临床问题,会终止在发表文章这步。

我从美国到现在都是聚焦在做转化医学。我早期在美国当住院医生,综合临床和基础研究,做转化医学。最近几年,转化医学迅速变成一个热门学科,但目前学术界的转化医学在“转化”的效能上还比较低下。最关键的问题是“回不过来”,从临床提出问题并进行了研究,但最后回不到解决临床问题。但企业不一样,企业的目的性非常明确,用转化医学的理念和手段为一个化合物或者抗体设计出最好的临床方案,有效地证明它的安全性和疗效。正如前面提到的百家汇的运作理念,转化医学可以大大提高新药研发的成功率。

转化医学需要通过项目把各个部件综合起来,集成创新转化医学网:您认为该如何建立转化医学理念下的新药研发机制呢?

臧敬五:转化医学在新药研发领域的前景一定很好,但关键还是看人们对转化医学的真正的理解,这种理解从几个人到一群人,最后就自然会形成机制。现在每个人对转化医学的理解可能都不全一样,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转化医学的意义。美国的MD的基础实验能力很强,同时自己又是临床医生,他们自己就能完成转化。而在中国做转化医学的人大多是做基础研究的,然后他们需要找临床的人合作。但临床研究人员跟前期研究人员存在专业层面的“语言不通”问题,导致转化受阻。

转化医学网:现在欧美已经把基因战略上升到国家的层面,像NIH投了很多项目。但国内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政策。现在有些企业想做基因库跟药厂合作,您认为药厂对这方面的需求怎样?

臧敬五:我认为药企非常愿意购买这样的服务,因为他们自己没有优势做。药企作为数据的终端使用者,非常需要了解这些数据的意义。可惜中国的数据资源共享程度不够,而且牵涉很多数据拥有者的利益。其实转化医学平台是需要靠项目来集成的,转化医学的每一个部件本身缺乏高度的创新性,需要通过项目把各个部件综合起来,集成创新。企业的好处是拥有实实在在的创新药项目,因此转化医学在企业中的应用性是最强的。目前中国的科研机构跟企业的联系并不紧密。

最后,臧总提到美国新药研发领域转化医学领域,有很好的例子。比如今年9月份刚刚获FDA批准的默克公司PD-1单抗Keytruda。FDA正是因为认可了研究团队的转化医学理念和研究结果加速了临床试验的进程,最终三年多就拿到了上市许可。这也是转化医学促进药物研发效率的优秀案例,是我们国内制药企业需要学习的。

我们也希望通过转化医学网向大家推广更多转化医学的理念,给大家以思考的空间,帮助行业更好地实现转化医学。

《转》访是转化医学网的品牌专访栏目,是业内专家、大佬、知名企业智慧交流碰撞的平台,也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转》访致力于打造转化医学领域最知名的专家访谈栏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