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敬五:创新抗体的研发瓶颈及行业探索阶段的创新模式

臧敬五:创新抗体的研发瓶颈及行业探索阶段的创新模式

臧敬五:创新抗体的研发瓶颈及行业探索阶段的创新模式

臧敬五:创新抗体的研发瓶颈及行业探索阶段的创新模式

臧敬五简介:免疫学博士,医学博士,GSK高级副总裁、GSK中国研发中心总裁,主持组建了GSK中国研发中心。2013年,臧敬五离开GSK,随后加入先声药业,任先声药业首席科学官,同时任先声旗下百家汇平台的负责人,负责创新药物项目的评估、筛选等工作。现天境生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日前,火石创造发起的“精准医疗之抗体药物前沿技术与产业创新沙龙”在南京顺利举办。创新抗体的研发瓶颈究竟在哪?又该如何创新?天境生物总裁兼CEO臧敬五从研发的角度做了沙龙主题演讲——创新抗体药物:机会与挑战。

臧敬五介绍:原GSK全球副总裁,天境生物董事长兼创始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后出国深造,获布鲁塞尔大学的博士学位后成为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博士后研究员。创立天境生物之前,曾经历过医生、科研工作者等角色,也有前GSK全球副总裁这样的职业经理人经历,这20多年的经历,也让原GSK全球副总裁臧敬五积累了许多研发经验和管理经验。后创建的天境生物立足上海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创新力的生物创新药研发平台,公司已完成B轮和C轮总计3.7亿美元的融资。

洞悉全球医健创新创业实践

臧敬五:我想从研发的角度说,做创新抗体除了机会,还有哪些挑战。这些挑战也是需要认真考虑的,因为它决定了这些创新抗体是不是能走向临床。而我们做这些创新药物真正的目的是解决临床问题。

我先说一下肿瘤免疫治疗的发展过程,开始是细胞毒治疗,以杀伤大量的自体细胞为代价的。然后是靶向治疗,它确实是一个重大进展,改变了整个肿瘤治疗的格局。

肿瘤免疫治疗在前一年看不出病人生存比例的变化,但在之后的三五年确实提高了病人的生存率。我们面对的挑战之一是如何在这段时间里确定疗效。

肿瘤免疫在全球发展得特别快,这张图说明了2015年三个全球的顶级杂志里大约有25%的文章都属于肿瘤免疫领域,说明它在全球聚集了很多研发的力量。

靶向治疗在前一年看不出病人生存比例的变化,但在之后的三五年确实提高了病人的生存能力。我们有什么方法能在这段时间里确定这些今后的疗效?

这张图有点过时,但基本上总结了现在整个肿瘤治疗中全球抗体的形势。这张图最外面一圈是临床一期,中间为临床二期,里面两层为临床三期和上市,其中的竞争一大半来自大公司,还有一部分竞争来自美国的小公司。

臧敬五:最近全球肿瘤免疫的关注点可以分成六个方面

第一、PD1和PDL1,这两个是已经上市的抗体,现在已经有很多与其他治疗组合应用的临床实验来真正检测组合的疗效。

第二、刚刚提到的关卡分子,后面的新关卡分子抗体是不是有可能超越PD1、PDL1,现在还沒有定论,但是不同的组合会帮助我们了解怎么把免疫关卡分子通路联系起来才能真正提高疗效。

第三方面是其它免疫细胞,免疫系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在巨噬细胞或自然杀伤细胞上是不是有更好的靶点,究竟哪一些靶点可以真正提升整个免疫治疗的疗效,这也是现在在研发公司里面最聚焦的一块。

第四个方面就是双特异性抗体及抗体与细胞因子的融合蛋白。这些创新分子是否能进一步提升这些抗体的疗效。PD-1、PDL-1、CTLA-4已经打开了局面,大家已知道免疫治疗与传统治疗的本质区别。

第五,二代、三代的CAR-T及其他新的免疫细胞疗法。第六、大分子抗体只是一个手段,但与大分子相比,用小分子来做免疫治疗也有它自己的优势,希望今后可以看到更多关于小分子的免疫治疗,比如现在大家知道的IDO这样的靶点。

臧敬五: 做创新抗体药物的研发瓶颈究竟在哪?

上图有两组数字,从2013到2015年,一共有113个药物被FDA批准,CFDA批准的为17个。右边是全球临床试验的成功率,一期临床成功率是67%,二期临床为33%,三期临床不到50%。

  • 从中可以看出,在整个新药研发里,有两个关键瓶颈:第一个瓶颈是靶点,确定什么靶点做什么样的项目是关键,如果第一步错了,后续步骤都会是错的。
  • 第二个瓶颈是怎么把一个临床前的分子在临床试验中验证它的疗效及安全性。

关于第一个瓶颈,我们其实有很多靶点选择,通过基因研究,我们知道差不多有三万个基因,其中有3000个蛋白可以作为药物的靶点,现在大概用的已经知道的是700-800个,这里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有一个提示,我们做早期的研发,不一定只是从发现新分子入手。因为其实有许多分子或靶点已经被发现了,只是我们还没有真正通过生物学手段确定它们是有意义的靶点。

关于第二个瓶颈,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怎么用精准医疗帮助我们?传统的临床研究方案很难帮助我们在临床试验早期就能确定新药分子的初步安全性及疗效。

上图最右边说的是从一期临床到上市阶段。如果用了生物标记物的成功率是不用生物标记物的三倍,二期临床到三期临床如果用了生物标记物,它的成功率提高了18%,对整个新药研发成功率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中间这张图是说精准医学的应用正在慢慢颠覆传统的药物研发,特别是临床阶段的药物研发。这也是第一次直接用基因分型来对肿瘤患者进行临床试验分组,这些都会慢慢改变我们对整个临床试验方案的考虑。

做创新抗体,还有一个创新是研发模式的创新臧敬五:刚刚也提到,创新的源头实际上不在于企业,很多创新的源头在研究机构和大学。国内本土的企业怎么做创新抗体,这一定是大家思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臧敬五: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在行业探索阶段的创新模式:第一、把国外大公司的项目拿到中国来做。这些项目都有一定的创新性。通过这个模式再推进自己的研发。

第二个模式是跟美国或欧洲的中小型生物制药公司合作,这些公司在中国没有团队,对中国不了解,他们主要的研发在美国或者是欧洲市场。

这些项目可能会更前期更有创新性,在临床一期二期试验阶段,有的可能在临床前期。现在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通过合作来推进这些创新药项目。

第三个模式是跟科研机构与大学合作,这些项目是抗体或小分子。最近有一个例子是(某公司)从复旦引进了一个6500万美元的项目,IDO的小分子项目。毕竟中国整个的研究水平已很接近全球水平,在这方面将会有更多项目和合作。怎么和学术界合作,也是很多小公司的考虑,小公司也可以找到这些有前景的项目。

第四个模式,最近几年有一大批海归是从国外的大公司回来的,根据他们的经验与经历建立的公司也在快速发展,从这些公司里面有很多有潜力的创新项目。我们的本土公司是不是有能力来做创新药?其实还很少有企业具有真正的实力发展原始创新的项目,因为原创药物的研发需要的不单单是平台和人才团队,更需要是文化及机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